登泰山记 返回

 甲申年九月初三,余登泰山。沿红门路拾级而上,中间游人如织,商铺如林。售卖玩赏品及煎饼者皆具。山路旁偶尔有人家三两户许,房屋建于峭壁之间空地上。
 沿途景色佳美,柏树郁郁葱葱,游人穿行其中如行山洞中,故曰柏洞。又有一桥横跨山涧之上,名曰云步桥。可惜余至此桥时,天气炎热,桥下仅余一丝流水而已。过云步桥。一路文人墨客之石刻显现于崖壁上,有诗词,亦有即兴之作,字皆大如斗。过中天门,山路越见陡峭,遂歇息片刻,复前行。
 绕道南天门旁一山谷,直达碧霞祠,又至日观峰。此乃各代登山者观赏晨曦之处,从此处俯瞰泰山各峰,一览无余。晴空碧蓝,万里无云。
 天色渐晚,遂至北天门后石坞处。余右手持一竹杖,沿石块铺就之小径下山。沿途无一游人,仅见层林与漫灭之布告牌也。偶尔有坍塌之护林人房屋,大门锈蚀,蛛网密布。路途随处可见山巅滚落之石块,形成“石河”之景。途中曾数次见石径断裂,以溪中石块代为铺就。途遇道合之人六位,一同下山。遇一亭,名唤“声声亭”,在此休息片刻。约过了三个时辰,方下山。此时竹杖已磨损一厘米有余。
 2016.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