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六一时 返回

 今天,又是一个雨天。今天,是我一生中最后一个儿童节。

 这个儿童节,我在考试中度过。

 回想起曾经度过的十几个儿童节,我感慨万千。

 记得小学时的第一个儿童节。我们全班围坐在操场上,合唱《歌声与微笑》。为了排演这个节目,全班每人都特意买了一件白色的衬衫。一个个体育课、一个个下课......我们都坐在操场上放声歌唱。那些高年级的同学,也都过来“凑热闹”。儿童节那天,我们早早来到学校,满怀信心的登上矗立在不大操场中央的舞台。当一张红通通的一等奖证书挂在我们班的墙上时,我们都充满了自豪——这可是我们(一)班获得的第一张证书呀。

 接下来的几个儿童节,学校专门请来了少年宫、戏剧团的演员们,给我们带来丰盛的礼物。印象最深的是那些稀奇古怪的杂技,比如一排椅子摞到二层楼的高度,每个椅子上站个人;拿长杆子顶着飞速旋转的碗碟......一次一个老头,变魔术,让二班的“打架大王”头上顶着锅盖,那老头子瞬间从锅盖里抽出一沓彩纸来。印象中他还教过我们几招挺厉害的魔术(说是整人大法还合适些),可惜我已全部忘记。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成了校园里的“老大哥”,我们的功课也越来越繁忙。小升初开始逐步占据我们的课余时间,有些同学甚至请假去上辅导班。不过,在这样的环境下,任然有几件趣事值得一提。

 五年级下学期,我们在虹桥校区(现已被强拆)欢度儿童节。我们像往常一样,对这次儿童节的节目充满了期待。“六一”那天上午,当我们成群结队地出去观看节目时,我们一个个都是“醉了”:现场的布置与四年级时看的表演一模一样。演员原封未动,依然是老一套。那老头在台上重复着一样的“揭锅盖”。就连表演魔术时的背景音乐都完全一样。于是我们和鲁迅《社戏》里的那群小鬼一样,无心看戏,玩手机的玩手机,有人喝芬达,有人聊天,有人干脆跑去打乒乓球......

 回想起这些事时,我感到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已经被无情拆毁的虹桥小学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