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

(转) 梁晓声 《走出高等幼稚园》

 这也真是一种可悲。我们已然有了三亿多儿童和少年,却还有那么多的男青年和女青年硬要往这三亿之众的一部分未成年的中国小人儿里边儿挤。甚至三十来岁了,仍嗲声嗲气对社会喋喋不休地宣称自己不过是“男孩”或“女孩”。那种故作儿童状的心态,证明他们是多么乞求怜爱、溺爱、宠爱……

 这其中不乏当代大学生。甚至尤以中国大学生们对时代、对社会的撒娇耍嗲,构成最让人酸倒一排牙的当代中国之“奶油风景”……

 放眼现实你会看到另一种景象。恰恰是那些未迈入大学校门的一批,他们并非“天之骄子”,在人生的“形而下”中闯荡、挣扎、沉浮,因而也就没了假装“男孩”假装“女孩”的资格。假装小孩子就没法继续活下去,他们得假装大人,假装比他们和她们的实际年龄大得多成熟得多的大人……这是另一种悲哀。

 明明还是孩子却早早地丧失了孩子的天真和天性,明明是青年又受着和受过高等教育的一批,却厚脸皮地装天真装烂漫装单纯。那么,把中国的大学牌子统统摘掉,统统换上什么什么“高等幼稚园”得了!

 我的外国朋友中,有一位是美国的中学校长。这位可敬的女士曾告诉我——她每接一批新生,开学的第一天,照例极其郑重极其严肃地对她的全体学生们说一番话。

 她说的是:“女士们,先生们,从今天起,你们应该自觉地意识到,你们不再是孩子了。我们的美利坚合众国请求她的孩子们早些成为青年。为了我们的美国,我个人也请求于你们……”

 问题还不仅仅在于“男孩”、“女孩”这一种自幻心理是多么可笑的心理疾病,问题更在于——它导致一种似乎可以命名为“男孩文化”或“女孩文化”的“文化疟疾”!这“文化疟疾”,首先在大众文化中蔓延,进而侵蚀一切文化领域。于是不知从哪一天开始,中国之当代文化,在不经意间就变得娇滴滴、嗲兮兮、甜丝丝、轻飘飘、黏黏糊糊。电视里、电台里、报纸上,所谓“男孩”和“女孩”们的装嗲卖乖的成系统的语言,大面积地填塞于我们的视听空间,十多亿中国人仿佛一下子都倒退到看童话剧的年龄去了。许多报刊都在赶时髦地学说“男孩”和“女孩”才好意思那么说的话。三十大几的老爷们儿硬要去演“纯情少年”的角色,演得那个假模酸样,所谓的评论家们还叫好不迭……

 真是一大幅形形色色的人们都跟着装小孩学小孩的怪诞风景画。这风景迷幻我们,而且,注定了会使我们变得弱智,变得男人更不像男人,女人更不像女人!

 因为我和大学生们接触颇多,某些当公司老板和当报刊负责人的朋友便向我咨询该从大学毕业生中招聘什么样的?

 我的回答从来都是:凡张口“我们男孩如何如何”或“我们女孩怎样怎样”的一律不要,因为他们还没从“高等幼稚园”里毕业。

 我给大学校长们的建议是在新生入学第一天,不妨学说那位美国女校长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