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

四年过去了

 我在家中整理着一些旧书。突然,从一本发黄的《普利尔讲世界史》中掉出一张彩打的文件。展开一看,居然是那份四年未曾谋面的“十岁生日会”节目单。我的思绪又一次飞回到三年级时……

 记得那是一天下午。放学后,我像往常一样,和几位好哥们,以及我们的班主任黄敏老师走向小巷赤壁路的巷口。突然,黄老师问我:“陈,你会什么表演技能呢?”“小提琴。”我回答。后来才听四年级的某个大哥说:“你们应该是要举办十岁生日会了。这是我们学校的一项传统,你得珍惜这次上台的机会!”

 从此在家里我开始每天坚持练习那时刚学的《茉莉花》。一天在学校里,一节班会课上,老师选举参与“生日会”的“演员”。“刷!”十几位同学举起了手。我也不例外,演员名单就这样这么出炉了。

 下课时,我们在教室里谈论我们谈论我们各自的节目,各自的演出方式,甚至组团表演。放学后,周末,在学校的会议室里,都少不了我们忙碌的身影。悦耳的音乐声从会议室敞开的窗户,飘向窗外那茂密的法桐树林荫道,飞向那一幢幢典雅别致的民国小楼。会议室里,小提琴手,钢琴师,舞蹈家们都在有条不紊地展示着他们的才华。

 正式演出的前一天,我们的排练已接近尾声。有同学爸爸特意为每个人打印了一份彩色节目单(开头所提),背景是一片充满生机的新绿,一个白色的蛋糕呈现在中央,上面是巧克力涂成的“Happy Birthday”和十支闪闪发光的蜡烛。真是别出心裁的设计!

 我们期盼的那一天终于来到了。这一天是2012年6月15日,我们正式踏上了舞台。所有的家长也都来了。

 十分遗憾的是,有些表演的内容我已经完全忘记了,这里只节选几个我印象最深的稍作描写。

 记得我们有个节目,是二十五个同学用竖笛合奏《茉莉花》。大家吹完竖笛后,我就上台用小提琴再演奏一遍《茉莉花》。当我轻轻将弓放下时,台下传来了经久不息的掌声。这可是我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一次表演呢。

 这“十岁生日会”中,还有一个展示手工作品的环节。当别的同学都拿出绘画、书法作品时,我却不急不忙地搬出个蓝匣子。这是什么呢?这可是我前一天晚上刚自己装好的一台晶体管收音机。这下,全场的目光都投向我这儿了。我扭开电源开关,收音机清楚地收到了江苏音乐台播放的《红日》。全场顿时是一片喝彩声!

 还有一个小品《祝您健康》。当小品接近尾声时,我的“好哥们”扮成狗从后台爬出来,“吓跑”了所有的演员,在“十岁生日会”的最后,我们一起分享一个叠成四层的蛋糕……

 电子钟的报时声传入我耳中。我猛地抬起头来,正好看到日历6月14日!明天就是这“十岁生日会”过去整四年了。

 一幕幕滑稽、温馨、激动的场面似乎刚刚过去,但却再也回不来了。这已是我们曾经一班的同学们美好的回忆。

2016-06-14 晚 完稿

往事如风,稍纵即逝

不知是哪一天
Minecraft在我们班悄然流行开来
我突发奇想
要给我们班的Minecraft爱好者搭建一个平台
于是
在我加一台许久不用的笔记本电脑上
我和我的三个朋友构建了一台Minecraft 1.4.7的服务器

那时
它还叫Tim Chen‘s Minecraft Server
主城只是几栋大楼
总统大厦不大的客厅里
摆放着各种花卉
二楼的宿舍里
明亮的炉火照亮石墙
楼顶上
信标的光芒直冲天宇

一节下课
你,我经过了良久的商量
决定用我们三位的名字命名这台服务器
"Tim & Tom & Tony's Republic"
就是日后名噪一时的”3T“

我在笔记本上配置文件
你在台式机上搭建存档
一座座城市拔地而起
我们也十分满足

服务器终于启动了
你欣然到来
试着和我聊天
很不幸
屏幕上蹦出血红的打字
”没有权限“

我发邮件给远在广州的吴某
他也无法给出回答
于是这权限问题就做为一块绊脚石
被搁在角落直到第二年春天

终于一个玩家到访了这个”国家“
可是他站到那里什么也做不了
他失望地走了

我家的电脑因开机时间太长而损坏了
我找到了南工大的李教授
希望从他那里拿到一台服务器
他答应了

毕业了
大家各奔东西
我们却仍在继续着我们的事业
7月
李教授把服务器交给了我们
我们欣喜若狂
乘着公交车直奔长江对岸
来到了南工大沉毅楼的自动化实验室
给服务器装上了系统
运行了起来
现实又给我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第二天早晨
南工大校方切断了宽带网线

我来到淘宝
买了一台美国的VPS
用了几天就宕机了
终于来到阿里云
买了一台稳定的服务器
3T共和国从此走向光明的未来

半年过去了
只有区区几个玩家光顾了我们的”共和国“
我们才意识到
承载着我们记忆的Minecraft 1.4.7早已过时
一个星期五
夜幕降临
1.4.7的时代终于远去
取而代之的
是崭新的1.7.10

许多玩家来了
他们搭起一座座高楼大厦
更多的职工来了
服务器里的权限顽石终于搬走了

随着我们的一天天长大
管理服务器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我几次想放弃
但在玩家们的劝说下还是作罢

服务器赖以生存的资金日渐短缺
三个创始人中的一个也不知去了何处
终于
2016年6月11日下午
这台服务器的历史走向了尽头

回想起一年来的一幕幕
这一个个令我们激动、令我们忧愁的瞬间
最后如风一样消逝了

2016.6.11 晚间8:24

元宵节的随想

课间
信步走在教室前的长廊上
忽然脑海中浮现
那片郁郁葱葱的法桐树荫
曾几何时
我们一起
在那里嬉笑
追逐
笑谈

还有一旁小巧玲珑的花园
小池塘清澈见底
碧绿的藤蔓爬满砖墙
小径上落英缤纷

还有楼下的一片空地
我们挥洒童年的赛场
那里回荡着我们的欢呼
球队在激烈角逐
难分胜负

那校园一隅的三层小楼
我曾在里面领到一张张奖状
也曾因订正留到五点......

蓦然抬头一望
窗外
已不是高大的梧桐
而是车水马龙的草场门大桥
我方发觉
这一切已是过去
一天又一天
已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无息地溜走......

2016年元宵节夜一稿
2016年端午节改毕

又是一年六一时

 今天,又是一个雨天。今天,是我一生中最后一个儿童节。

 这个儿童节,我在考试中度过。

 回想起曾经度过的十几个儿童节,我感慨万千。

 记得小学时的第一个儿童节。我们全班围坐在操场上,合唱《歌声与微笑》。为了排演这个节目,全班每人都特意买了一件白色的衬衫。一个个体育课、一个个下课......我们都坐在操场上放声歌唱。那些高年级的同学,也都过来“凑热闹”。儿童节那天,我们早早来到学校,满怀信心的登上矗立在不大操场中央的舞台。当一张红通通的一等奖证书挂在我们班的墙上时,我们都充满了自豪——这可是我们(一)班获得的第一张证书呀。

 接下来的几个儿童节,学校专门请来了少年宫、戏剧团的演员们,给我们带来丰盛的礼物。印象最深的是那些稀奇古怪的杂技,比如一排椅子摞到二层楼的高度,每个椅子上站个人;拿长杆子顶着飞速旋转的碗碟......一次一个老头,变魔术,让二班的“打架大王”头上顶着锅盖,那老头子瞬间从锅盖里抽出一沓彩纸来。印象中他还教过我们几招挺厉害的魔术(说是整人大法还合适些),可惜我已全部忘记。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成了校园里的“老大哥”,我们的功课也越来越繁忙。小升初开始逐步占据我们的课余时间,有些同学甚至请假去上辅导班。不过,在这样的环境下,任然有几件趣事值得一提。

 五年级下学期,我们在虹桥校区(现已被强拆)欢度儿童节。我们像往常一样,对这次儿童节的节目充满了期待。“六一”那天上午,当我们成群结队地出去观看节目时,我们一个个都是“醉了”:现场的布置与四年级时看的表演一模一样。演员原封未动,依然是老一套。那老头在台上重复着一样的“揭锅盖”。就连表演魔术时的背景音乐都完全一样。于是我们和鲁迅《社戏》里的那群小鬼一样,无心看戏,玩手机的玩手机,有人喝芬达,有人聊天,有人干脆跑去打乒乓球......

 回想起这些事时,我感到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已经被无情拆毁的虹桥小学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