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

随想3.30

 《小王子》的作者圣埃克絮佩里说过:“农人不是为了犁铧才去耕种,同样我们飞行员也不要为了飞机而开拓航线。”可悲的是,现在很多网络上的各种“写手”,完全是为了笔而写作。

致逝去的虹桥小学

 我又一次经过了水佑岗这条小街。

 街两旁的居民楼还是老样子,灰色的墙面一排排朝向空荡荡的街道。电焊铺里的师傅依旧熟练地操作着焊枪,焊起防盗网和窗框,小饭店里仍然飘出牛肉面的香气,便利店里还是摆着琳琅满目的货品……。但是,街那头熟悉不过的虹桥小学校园,却成了一片被刺眼的编织布围挡起来的工地。

 那栋米黄色的四层教学楼,成了一堆废砖瓦砾。

 公告牌上写着,这里即将矗立起一栋新的教学楼,效果图上那栋新楼,有着前卫的银灰色外墙,彩色的玻璃窗,铺满太阳能板的“节能屋顶”。

 我忽然想起了我从前的一本作文本。那里面有着我平生第一次的市级获奖作文。在搬运货物时,它和全班四十八本作文本,被遗忘在了教室办公室的一角,此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此刻,我才知道,它随这栋楼一起,化成了碎片。

 我心里泛起一阵莫名的酸。

 是因为这承载着我的心血的作文本消失了吗?

 不,和这小本子一起消失的,还有整个五年级生活的回忆。

 那栋大楼似乎又站立在了我眼前……

 在那一楼,有一个小小的操场。操场十分简陋。左右两边各有一个篮球架。地面用深绿的油漆漆着,上面有些学长们玩游戏时留下的井字格,字迹已经斑驳了。刚进这个校园读五年级那会儿,每当下课,我们都会在这篮球场上与六年级同学展开激烈角逐。双方常常在中午打起最浩大的竞争,到最后往往难分胜负。毕竟我们五年级是“全民参赛”,一到比赛总是一个班的同学全体出击,在气势上就足以压倒对方。一次,一个冒失鬼将篮球投到了墙外,砸中一辆灰色汽车,被老师们责骂云云。篮球比赛从此成了绝响。

 如今这废墟无情地埋葬了这小操场,还有我们的欢笑。我也只能从那零星的照片,破碎的记忆中寻找曾经的乐趣了。一种失落感顿时涌上心头。

 操场旁还有四张兵乓球桌。同学们一个个自带球拍,跑到台前跃跃欲试。校园里的学生有百余人,球台却只有四张。于是,如何抢得球台,包下一场比赛,成了我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

 我走向二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科学教室。曾经,我们坐在里面探索科学的奥秘,也做过一次次令人捧腹的实验,比如用各种方式保护鸡蛋,让它掉地上不碎;找来一切能看到的东西,看看它们能否导电……

 一旁有一个跟教室一般大小的会议室。在那儿,我曾经代表班级赚得了汉字听写大赛年级第一的荣誉,也曾在那儿写过检讨书。(往事不堪回首呵……)

 三楼,是一排老师办公室。因为订正拖拉的坏习惯,我曾是这儿的常客。也是在这里,我领取了几张奖状。

 天色渐晚,我猛然回过神来。眼前仍是那片不愿见到的废墟。想着这么多欢乐与忧愁,消失在了无形中,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环顾四周,在一个土堆旁,我发现了一块残缺的塑料板。

 是兵乓球桌的台面。

 尽管在现在的宁海校园里也有兵乓球桌,但是那时的记忆,却永远也找不回来了!